放弃鼎盛事业,回归土地

曼松茶曾为皇室御用贡茶,但好景不长,随着清末年间茶税赋重,以及而后战乱频繁,曼松茶山惨战火殃及,逐渐沦为无人问津的荒山弃野。直到2007年,曼松茶山经历了命运的转机,几经坎坷的曼松贡茶又渐渐回归各方茶友的视野与杯中。这与李伟的努力密不可分。 李伟并不是一开始就与曼松茶惺惺相惜,但这条结缘之路,却蕴含着机缘、苦涩、和坚韧。90年代,他先是联合创立了好记星和背背佳品牌,却在势头正盛的时候选择退出,那时他才30岁出头。他经常自问,这是自己会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吗? 彷徨之后也渐渐明了,自己真正想创立的事业,是能在时间中有传续、沉淀和累加的事情。凭着人与土地的依恋,他把眼光放到了家乡云南,决定做茶。

偶遇废弃茶山,愿续辉煌

回到云南之后,便开始在各个普洱茶山头和制茶厂考察普洱茶行业的情况。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报纸上看到一个西双版纳政府山头的招商广告,山头的名字是:王子山、背阴山。因此颇感兴趣,后来经过翻阅史料及咨询当地居民,他知晓这两座山原是明清两朝的皇室御用贡茶曼松的山头。 于是,他开始从勐仑到象明乡去寻茶山。当时还没有修建公路,沿途都是原始森林的状态。到达之后却得知,有位福建商人与当地政府确定了在王子山和背阴山开发种植橡胶的意向。这也就意味着,这片土地再也无法产出优质茶叶。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和政府人员协商,希望能够恢复这片昔日贡茶园的原初使命:种植曼松茶树。凭着纯粹初心和坚持,2007年,政府正式将王子山、背阴山20000余亩曼松贡茶园的林权转给李伟。

重建茶园,开山修路

重建茶园之路,困难重重。首先,要恢复这片荒废了30多年、原始森林般的古茶园,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而当时那块土地道路失修,水电不通,甚至居住都十分困难。 第一年,主要是开山修路。这片原始森林几乎无人出入,荒草荆棘没过人腰。共计40多公里的茶区域,都需要人工手持镰刀、斧头、铁锹,分荆棘,凿路架,运土铺平。

考察各个古茶园,确定曼松茶树种植模式

随后的几个月,他去往西双版纳的各个古茶园考察种植模式。加之当地政府邀请来中科院植物园的专业人员提供技术支持,最终一起确定曼松茶树种植的株距、行距并采用茶果有性繁殖的方式选择阳光充足的崖坡地方种植。 同时严禁外来物种进山,严禁山上物种遭到破坏,得以保证茶树的自然进化繁育。在开山过程中,李伟团队陆续发现了327颗幸存的曼松古茶树,并及时进行挂牌保护。

建立精制生产线

经过几番起落和之后几年的养育和培护,曼松茶园愈发稳定兴盛。首先,为了制定严格工艺流程,他在西双版纳建立了12个普洱茶标准化鲜叶初制厂,在昆明建造了则道贡茶厂精制生产线。曼松制茶从采摘到筛选遵循七选八弃的工艺,而后由手工揉压,石磨压制成型——每一道工序,都蕴含着匠人对生命之叶和茶艺的尊重。

建立普洱茶博馆、普洱茶仿生窖藏馆

2012年,李伟团队完成了1000多平方米则道普洱茶博馆的建设,全面呈现了普洱茶文化及贡茶文化。 并且建立了普洱茶仿生窖藏则道天窖,定制500口土陶大缸,通过缸体底部的加热管及超声波雾化加湿器,适时调控“天窖”的温湿度,并采取避光、透气、茶水清洁地面等方式,为普洱茶的窖藏创造适宜茶叶存放的环境和空间。2014年央视的纪录频道对则道曼松进行了专题报道。

苦尽方回甘,以茶传道

李伟说,云南人多信仰万物有灵,相信曼松贡茶和人一样也有运势起落。成功令曼松古茶复活,让曼松贡茶带着过往的低吟,在新的历史舞台上再现活力。
无法辜负的匠心与技艺 名家 · 监制 | 2018生普·曼松贡茶(春) 作品详情 现在购买
珍稀级
无法辜负的匠心与技艺 名家 · 监制 | 2018春料生普·曼松贡茶礼盒装 作品详情 现在购买
珍稀级
无法辜负的匠心与技艺 名家 · 监制 | 2018春料生普·曼松贡茶小罐礼盒装 作品详情 现在购买
珍稀级
查看更多
返回手机版
利来国际娱乐网站